虚拟财产怎么分 淘宝网店该归谁?■

 淘宝网店买卖     |      2022-08-03 21:22

727b0c9471a944e4a720744b91a0f5cb.jpg

家住北京的方林与董成协议离婚。然而离婚三个月后并不令人耳目一新,分道扬镳的两个人在法庭上相遇,不是为了车,也不是为了房子,而是为了一家淘宝店。淘宝店铺属于虚拟财产,该如何分割?2012年10月18日,这起诉讼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判决。

方林是荷兰皇家航空公司的空姐。2008年的一天,方林和丈夫董成去表姐家吃饭。前不久表哥生了个大胖小子,一家人忙着围着孩子转。饭后,表哥向方林抱怨道,“现在的生意真是不厚道。刚生完孩子,催我上班。我不能带孩子上班,只能给孩子吃奶粉,可是现在的国产奶粉,唉!”方林听了表姐的担心,沉思了一会儿。突然,她眼睛一亮:“我有办法。我将每周飞往荷兰。下次飞荷兰,给你带点牛棚奶粉。”“我太爱你了,我就知道我表哥是最棒的。”表哥欢喜地给了方拥抱。

一周后,方林如约带了荷兰牛棚奶粉给表妹,表妹执意要给方林奶粉钱。方林挥了挥手,“这是我送给我侄子的礼物。宝宝健康最重要。我需要带奶粉,以后给钱。”表姐方林这么说,她也就不再坚持。“谢谢你,表哥。以后我们宝宝的奶粉就全靠你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表姐的炒作,找方林带奶粉的人越来越多了?基本上,方林每周都会从荷兰带几袋奶粉过来。方林看到了其中的商机,尝试在网上开小店。他和董成商量:“现在很多妈妈都在担心奶粉的质量安全问题。进口婴儿奶粉和母婴产品在国内很受欢迎。我们会在淘宝上开一家进口奶粉店,作为空姐,一定会吸引大量顾客。你怎么看?”董成专注地看着股票走势,随声附和,“你要是干,我全力支持你。”

2008年5月,方琳在淘宝上注册了一家网店“菲菲母婴用品店”,并对相关的支付宝、手机、银行卡、淘宝客服旺旺等进行了认证。主要经营进口奶粉和母婴护理品。

因为有了“空姐代购”的金字招牌,飞天母婴用品店开业不久就吸引了大批买家,网店交易额持续攀升,好评度和信誉度也越来越高,摘得桂冠。慢慢的,单靠采购已经不能满足客人的需求,方林开始寻找更多的货源。董成当时在林格商务酒店工作,经常从国外进口一些食材,会见国外贸易公司的朋友。在朋友的帮助下,董成顺利办理了海关进口手续。从此,飞天母婴用品店从空姐代购变成了海关进口,生意蒸蒸日上。按照董成的估算,每个月的利润大概在一万元以上。

2010年,董成辞掉原来的工作,专心打理飞天母婴用品店,进货、销售、发货、清点,让飞天母婴用品生意越做越红火。但就在这时,他们的婚姻出现了问题。

2009年2月7日,董成与方林因夫妻琐事发生争执。2011年11月,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矛盾越来越深,最终决定协议离婚。离婚前,方林和父亲带着董成去仓库清点存货,并进行结算。经查证,库存商品共计折合人民币80万元,两人协商网店资产平均分配后,各得人民币40万元。董成要求继续经营网店,并同意为此支付方琳人民币40万元。方林看着琳琅满目的母婴用品,心里有些难过。她曾经深爱的男人,曾经一起经营的网店,今天之后都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了!2011年11月22日,方林与董成签署《离婚协议书》,同意自愿解除婚姻关系。

在他们的《离婚协议书》中,详细讲解了网店的划分。东成支付了方林的joi

离婚协议详细规定了网店的处置方案:方琳离婚后无条件将飞天网店转让给董成个人管理,并在离婚协议签订后7日内,将网店内任何相关密码,如淘宝密码、客服旺旺密码、更改手机验证码、支付宝密码、支付宝招商银行卡等。而且网店里的一些操作程序要免费提供给董成。因为淘宝规定暂时不能在实名注册系统中更改(网店店主将由方林改为董成),在不能更改的期间,方林帮忙处理的一切都必须无条件处理。如果不给予协助或者故意拖延时间,董成有权诉至法院,让方林赔偿网店经济损失。另外,在没有变更实名登记制度期间,全部由董成个人经营,所有违反淘宝法规或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行为均由董成本人承担,与方林不承担任何连带责任。自本协议签署之日起,董成对债权债务负责。未经董成同意,方林无权使用旺旺客服。

关于网店的约定不止于此。离婚协议涉及的90万元由董成一次性支付。但考虑到网店需要继续经营,双方协商采取分期还款的方式。自离婚之日起,每月28日前付给方林5万元,转入方林的招商银行账户,分18个月还清。如果退货有困难,你应该在三天内告知。如果逾期,你要支付3 的违约金。如果多次不履行还款承诺,债权人有权通过法律进行追偿。

董成及其代理律师唐告诉笔者,离婚后,林多次以父母生病、亲戚借钱买房等理由,要求董成一次性还清90万元。开网店需要资金,所以董暂时不可能给方林这么多钱。方林索要资金无果。两个月内,她从飞天网店绑定的银行卡上共取走150万元,其中不仅有属于她的90万元,还有董成为周转网店向朋友借的资金,同时修改了网店密码。

是方林用网店实名注册的。董成只有客服旺旺、支付宝等密码,没有银行卡密码。方林一改网店密码,董成就完全失去了对网店的控制,只能发货不能取钱。当董成发现自己控制不住网店的时候,第一时间给方林打电话,但是打不通。

董成内心极其纠结:怎么才能飞到网店?继续开,东西卖了,一分钱也拿不到。如果没有,库存的货怎么办?我已经辞职了,收入来源完全靠网店。无奈之下,董成以个人名义向银行贷款100万,在淘宝上注册了一家名为永志飞翔的网店,继续经营奶粉和母婴用品。

新的网店开了,但是没有人气。没有人气就没有客户,自然就没有收入。想了又想,董成在永志飞翔网店上贴了《离婚协议书》,为了向淘宝用户证明永志飞翔网店是一家飞翔网店,是飞翔网店的延续。《离婚协议书》在永志飞翔网店上发布后,知名度大增。

当方林发现董成在永志飞象网店发布了《离婚协议书》后,立即在飞象网店上发布声明:由于飞象支付宝被盗,有人冒用飞象名义销售来历不明的低价奶粉。现在飞飞所有产品下架,搬到吴妈妈的爱心店。为了保护宝宝的健康成长,请搬到吴妈妈的爱心店。我们的努力都是为了宝宝更好的成长。给您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

吴妈妈店的实名认证店主是,也就是方

董成只好私下找到方林,要求方林把飞天网店还给他。方林很自信的回答道:“王菲菲网店是我实名注册认证的。淘宝规定,一个人只能注册一个网店,不能改名。如果王菲菲网店转让给你经营,违反了淘宝的服务规则和法律的强制性规定,无法履行。而且我将不能再在淘宝上开店,这将导致巨大的潜在法律风险,对我个人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欺骗消费者。你要是想飞网店,就去法院告我。如果法院认为可以转让给你,我就把网店给你。”

2012年3月12日,董成将方林起诉至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要求方林将飞飞母婴用品店实名变更为董成,并将淘宝密码、客服旺旺密码、支付宝密码交付给董成。

情侣分房分车也不奇怪。现在网店拆分真的是一件让法官头疼的事情。网店属于虚拟财产,但我国目前没有明确的虚拟财产保护法。

法官认为,飞飞飞网店是董成和方林在婚姻存续期间开设的淘宝店铺。无论夫妻谁登记为所有人,相关权利和营业收入均为夫妻共同所有,所发生的债务由夫妻共同偿还。现在董成和方林解除了婚姻关系,网店不能一分为二,只能双方分配。这种行为属于财产分割,不属于网店转让。因此,董诚与方林之间关于分配飞天网店的协议并不违反Taobao.com的相关规定。《离婚协议书》依法有效,网店归董成所有。

2012年5月23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判决飞飞母婴用品店归董成所有,方琳需将其注册的飞飞母婴用品店变更为董成的真实姓名。董成在获得飞飞网店所有权之前,必须先关闭永智飞飞网店,因此之前交易产生的债务也由董成承担。

终审后,董成向记者抱怨:网店和实体店不一样。实体店只要有好的路段,即使停业一年左右,也不会贬值。网店作为虚拟财产,靠的是信誉和口碑。如今这样一个吵吵闹闹的网店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很难再恢复原来的人气。虽然法院判给了他飞天网店,但实际上飞天网店已经无形中贬值了。

这起案件再次掀起了虚拟财产立法的呼声。随着互联网、淘宝、网络游戏包括虚拟财产的普及,网络虚拟世界、网络交易中的一些现象应该尽快得到法律法规的规范和保护。在这方面,香港、台湾省、韩国等国家的做法或许可以给我们一些启示。

香港:在相关刑事案件中,香港明确承认网络虚拟财产的价值,并予以保护。例如,2002年,香港一家法院裁定,一名骗取他人虚拟武器的18岁青年犯有诈骗罪。

台湾省:根据台湾省相关法律规定,网络游戏中的虚拟财产和账户属于存在于服务器中的“电磁记录”,“电磁记录”在刑事诈骗、盗窃中可视为“动产”,作为私有财产的一部分,直接认定网络财产的财产价值。在网络游戏中盗取他人虚拟财产将被视为犯罪行为,最高可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韩国:在网络游戏最发达的韩国,法律已经明确规定网络游戏中的虚拟角色和虚拟物品具有独立于服务提供商的财产价值。这个虚拟财产的性质和银行账户里的钱没有本质区别。网络虚拟财产侵权的刑事判决在韩国已有不少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