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平台和实体商铺该如何共存共生 、相互促

 网店店铺转让     |      2022-05-14 01:10

fbecb85e657ef3250db9bf68bbed0d8e.jpg

在这个互联网飞速发展的时代,“流量”这个词已经成为很多实体店讨论最多的话题。没有流量,怎么谈赚钱?已经成为共识。然而,很多商家,尤其是小商家,在感受到互联网带来的便利的同时,也感受到越来越多的来自一些控制流量的“霸主”互联网平台的压力,有的甚至不得不退出平台。

“你好,我是陕西风味餐厅的老板。谢谢你喜欢我们店里的食物。请到店消费,或者直接找我点餐。我给你打个折。”

这是长沙雨花阁陕西风味餐厅韩老板最近发给一位顾客的信息。韩老板告诉记者,这个顾客在外卖平台上连续点了他的肉夹馍和冷面,地址就在他店铺的楼上。“每次为他准备食物,我都心痛。十几块钱的东西,一单就要好几块钱。”

通过外卖平台点餐已经成为很多消费者的习惯,哪怕是楼下的餐厅。这种消费习惯给外卖平台带来了巨大的流量。线上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中国线上外卖用户规模已达3.978亿,总订单量达到171.2亿,交易额达到8352亿元。

疯狂的背后,是无数小企业的悲欢离合。可喜的是,生意多了,服务少了;令人担忧的是,外卖平台抽成太多,利润空间大打折扣。用他们的话说,就像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外卖平台的外卖效应明显,已经占到店内总顾客的40%。但是,它的高抽点让人很不舒服。”在雨花区经营快餐店的肖先生告诉记者。

肖先生给记者算了一笔账:餐饮店毛利一般不到60%,外卖平台22%,骑手费用平台和店铺平摊,加上包装成本,支出超过30%,再扣除人工、房租、水电,就没有利润了。

不仅是外卖平台,打车平台的高价值点也被广泛吐槽。根据滴滴官方数据。com,2020年平台平均积分是订单收入的20.9%。2021年20%到30%。《中国一线城市出行平台调研报告》中给出的液滴提取点平均值约为27%。

车网司机周师傅告诉记者,他每天早上7点出门,晚上12点收车,一个月要七八千块钱。平台抽成超过25%,他根本赚不到多少钱。

靠平台带来的流量,带来的是客户,但高额的抽水点和“卡”让他们喘不过气来。商家对互联网平台又爱又恨。

除了用高抽点压榨商家的利润,很多平台还直接将流量转化为商品。交钱就有流量。不交钱就没有流量。“卡”住平台用户的发展空间。

在长沙二十一中北门附近开面馆的刘老板告诉记者,今年7月,他的面馆生意惨淡。为了吸引顾客,他开了一个外卖平台,但上线后发现很少有顾客点餐。平台的工作人员告诉他,充值会给店铺置顶,增加曝光,但是平台要按照顾客点击店铺的次数来收费,从几毛钱到几块钱不等。收费越高,店铺排名靠前。“我试着充值一百块钱,一下子就没了。充值之前,平台上每天只有一两笔交易。充值后可以有二十笔交易,订单数量确实大大增加。但是,花钱买流量的成本太高,我承受不了,现在只能放弃了。”刘先生的语气充满了无奈。

长沙的廖女士经营一家小吃店,因亏损想转让出去。她分别在58同城和安居客上发布了店铺转让的信息。信息发布后,58同城和安居客平台的工作人员立即打来电话,询问是否需要广告推广。广告推广可以提高曝光率,促进成交。起初,廖女士并不同意,但在接下来的10天里,她发现浏览次数o

采访中,不少商家告诉记者:要想尽快提高店铺排名,必须从流量入手。能购买的流量真的很烧钱,动辄几百块就没了。竞价的钱往往比租金还多,但是客户只有排在前面才能看到你,我们只能拼命的浪费钱。但这样一来,商家还有钱赚吗?于是,一些商家弥补商品质量,降低原材料成本,形成恶性循环。

生意做了,烟还是抽不完。在支付过程中,微信、支付宝等平台也是利用自身流量强制商家购买支付设备,每单也要抽点。

刘伟在学校开了一家小吃店,主要经营面粉和油炸品,月流水十几万。为了适应学生的消费,他的店里有几种支付方式:刷脸支付、二维码扫描支付、直接用支付码支付的点餐系统。

“单机2600买的,可以直接刷微信和支付宝付款码收款。每一笔通过这个系统的钱,第二天都会直接打到银行卡上,系统会抽取0.3%的手续费;微信刷脸机原价1999,首付298元,每月刷一定笔数可以抵消每月分期付款。同时,刷脸机刷的每一笔钱,都会按照0.3%抽取;支付宝刷脸机不需要首付费用。如果每个月刷一定量,可以去掉机费,但是也要收每个抽点的0.3%。”刘伟因为出纳,一个月至少要交300块钱。

“现在每个人用的现金都少了,没有他们的收银系统就做不到。这些平台就像建了一个‘收费站’。”刘伟认为。

在月亮岛路附近的一家药店,老板告诉记者,店里用的是品牌自己的收银系统,每次抽奖0.38%;而旁边一家零食优选店,店内使用的是代付一体化收银系统,每台收银机抽取0.35%。

记者走访了解到,目前商家在收银端主要有银行收银系统、个人收款码、刷脸支付、连锁店自建收银系统、订单系统自建收银系统等几种方式。而且几乎每种收银方式都要求最低0.3%的现金。对此,小商家普遍认为收银机过高。

国家也注意到了互联网平台的一些乱象,加强了执法力度。从去年年底开始,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约谈了美团、饿了么、拼多多、腾讯、阿里等电商平台。还对一些垄断平台进行了重罚。其中,美团34.42亿元的罚单最为引人注目。

11月30日,交通运输部等8部门近日联合发布《关于加强交通运输新业态从业人员权益保障工作的意见》,明确提出网约车平台企业应当合理设定比例上限,向提供正常劳动的网约车驾驶员支付不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的工资。

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成员王坚认为,之前,国务院出台了《关于促进平台经济规范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说明国家认为平台经济很重要,但需要规范,促进其健康发展。一些互联网平台的限制交易行为,不仅限制了自身做大做强,不利于互联网行业自由公平竞争秩序的形成,也严重损害了消费者的自由选择、公平交易等权益,最终危及我国实体经济的发展。

长沙理工大学经济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杨立高也告诉记者,实体店和互联网平台是一个相互支撑的体系。对互联网平台的过度开发无异于“杀鸡取卵”。实体店死了,怎么会有互联网平台?互联网带来的变化建立了一套新的经济关系,而在我国的立法中,专门针对这一领域的法律法规有限。在尊重市场规律的基础上,研究新的法律法规,促进互联网平台和实体店铺共存共荣、相互促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