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拍黑色产业链调查:视频在网上分门别类售卖

 网店交易出售     |      2022-08-15 15:47

1594046537-f05fced8eaae9fa.jpg

拥有数百甚至数千成员的社交群在群里是“安静”的,因为群主开启了所有禁止的发言模式,但群里很多人都显示“在线”。群管理员时不时发一些视频图片到群里,内容不堪入目。3354涉及卧室、厕所等女性私处或私密场所,并高呼“想看更多精彩内容,可以私信群主聊天”。

夏天过后,偷拍增多。公开报道显示,近期,北京、上海、广州等地的地铁场所都出现了非法偷拍被抓的案例。记者调查发现,偷拍设备和偷拍视频在网上销售活跃,一条偷拍黑色产业链已经形成。

“不需要付费,截图就行。在app store下载一个应用软件,扫描截图中的二维码观看一分钟视频,添加好友。用带用户ID界面的截图和我私聊后,可以免费进入偷拍群,里面的各种原创视频都可以免费观看。”

7月12日,记者加入一个社交群后,群主立即发来了这条消息。经过上述操作,记者被拉进了一个名为“抄底基金分享群”的群,群内有几张偷拍的视频和图片。此时,一条来自@ all members的消息跳了出来:“预览组只展示了少量视频供大家体验。如果想看更多精彩内容,可以直接和群主聊天,加入付费SVIP群。”

为了深入调查,记者加入了SVIP群,发现与之前有上千成员的“抄底群”不同,SVIP群只有300多人,但有200多人显示最近在线或在线,群内上传了1000多条偷拍视频,以每天二三十条的频率更新。

“还有当天偷拍的内容,绝对不会是烂大街的那种资源。”SVIP集团老板宣称。

记者看到,这些偷拍视频多为在地铁、超市、车展等场所偷拍女性裙底的短视频。从摄像角度来看,偷拍者多是尾随受害者,伺机从背后下手。同时还有一些从酒店房间和民房卧室偷拍的视频。视频右下角的时间显示,大部分是近两年拍摄的。

一位专门改装手机摄像头的网店店主告诉记者,在公共场所,上下班时间或者人多的时候偷拍成功率高,分散人的注意力;但如果使用改装摄像头的手机或者偷拍设备,偷拍的成功率要比普通手机高很多。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一些偷拍相机群是按照“特殊爱好”分类的,以厕所相机、酒店相机、洗澡相机为主题。该集团还将为那些购买了“偷拍会员”资格的人提供折扣。例如,一名记者加入SVIP群后,一名管理员发来私信称,他们可以以六折优惠进入“厕所摄像头”群。可以交两三百元进入一个号称全是当天偷拍照片的及时更新群。

据了解,有专门盗取、贩卖视频的犯罪分子,也有专门收购、收集偷拍视频的,还有通过上传自己的偷拍“作品”进行交换的。

一位“知情人”告诉记者,他的图片包资源是从网络名人中一位专门做偷拍模特的“业内大腕”那里购买的,一套资源可以卖到6000多元;还有一些人已经存在很多年了,专门拍摄街道和公共场所的裙子。

在某电商平台上,记者以“微缩”、“针状头”、“伪装头”进行搜索,发现了数十家出售各种头部的网店。这些网店称,头部可以伪装在各种物品中,如插线板、暖水瓶、车钥匙、加湿器、洗发水等。

记者联系其中一家网店的客服,对方很快发来一个人头的实物图片,直径3.8cm,厚度1cm。它的形状像一个纽扣,只比硬币大一点点。告诉客服记者:这些头像可以

另外,有的店家说可以改装手机摄像头,要1200元到3000元。市面上大部分品牌的手机都可以把前置摄像头改装到顶部,方便偷拍。

记者调查发现,网上有购买偷拍设备使用权的情况。一位卖家告诉记者,他们偷拍的视频是实时更新的,摄像头放在植入、按摩椅等地方。“购买了头部使用权后,就可以看最近的视频,甚至直播。至于看到什么,就看你的运气了。它可能是家里的日常用品,但也有一些色彩鲜艳的图片,你知道”。

调查结束后,记者第一时间通过平台系统进行了举报。客服告诉记者,平台一般会对销售违禁品的商家进行关店等处罚。举报后24小时内,平台给举报人发来处理完毕通知。记者点击此前报道产品的链接后发现,该产品已经下架,显示“产品售罄”,但店铺仍在正常营业,店内其他产品仍可正常浏览和购买。

有商家告诉记者,根本不怕被举报,反正都注册了小号;就算被举报下架或者停业,换个账号开个网店就行了。

事实上,出售和使用头像已经涉嫌违法犯罪。我国刑法明确规定,非法生产、销售间谍专用器材或者窃听、窃用专用器材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非法使用窃听、窃照专用器材,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在公安部部署的夏季“百日行动”中,全国公安机关网安部门严厉打击非法生产、安装、控制网络摄像机等窃听窃照违法犯罪活动,已侦破案件140余起,摧毁非法生产窃听窃照专用器材窝点40余个,抓获犯罪嫌疑人380余名,缴获窃听窃照专用器材及零部件10万余件。

北京市义和律师事务所律师胡认为,一方面,要加强源头管理,加强对窃听窃照专用设备生产销售的监管,加强对生产厂家的资质管理。各大电商平台要对商家销售的敏感商品进行审核,督促商家对消费者购买商品进行实名登记,做到相关设备的来源和去向可追溯;另一方面,要不断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加大对相关违法行为的处罚力度,提高违法成本。

胡注意到,近年来,许多“偷拍女性裙底”的人受到了行政拘留的处罚。他认为,相对于给受害者造成的身心伤害和高额违法所得,这样的处罚难以抵挡部分人的获利冲动。

“除行政处罚外,还可以根据《民法典人格权编》和《侵权责任法》的有关规定,要求侵权人承担民事责任。如果嫌疑人在网上传播偷拍视频,且偷拍内容符合我国法律对淫秽物品范围的界定,则可能涉嫌构成传播淫秽物品罪。”胡表示,对于黑色产业链中的非法生产和销售,还应该发挥刑法的强制力和威慑力。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副教授谢舒表示,偷拍如果涉及到制作、复制、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可能构成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传播偷拍获取的视频或者图片,情节严重的,可能构成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即使没有“营利目的”

胡呼吁受害者在发现自己的权益受到侵犯后,要勇于用法律武器捍卫自己的权益。“涉及个人隐私的案件依法不公开审理,被侵权人通过民事或刑事途径维权时无需担心。建议起诉前固定证据,坚决对违法行为说‘不’。”

地址:南京市宁海路73号,邮编:210024电行(服务热线)(值班/传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