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手书交易平台收书蛙只收书不付款 律师:商家

 网店交易出售     |      2022-08-15 15:47

ABUIABACGAAg8aqx7QUo_MXN1AEw7gU45Ac.jpg

“6月底,我在‘藏书蛙’上申请回收旧书,书寄出后,也显示我签收了。”消费者唐笑是Xi某大学今年的应届毕业生。6月23日,他在一个名为‘藏书蛙’的微信小程序上下单,送出了11本旧书。7天后,唐笑查询快递物流信息,显示“对方已签收成功”。“但直到今天,两个多月过去了,他们既没有给钱,也没有还书。”

据“集书蛙”小程序介绍,二手书回收交易的整个流程是“用户扫码下单、预估书价——、系统审核3354、安排指定快递上门取件3354、快递签收33541至3天、平台完成图书验证、向用户钱包打款3354”。

“看到他们签收后,我就去找客服核实了。”北京商报今日记者在唐笑提供的聊天记录中看到,6月30日第一次询问时,对方回复“毕业季套餐太多,最迟2周内完成验证”。“之后基本上隔几天就要验证结果,但每次客服都以各种理由推脱。直到现在,也没有结果。”

贵州某大学的肖伟也遇到了同样的情况。6月7日,他在“收书蛙”上卖了26本旧书,估价157元。“快递显示6月11日已经签收,之后多次联系客服。对方态度总是敷衍,不处理问题。我现在已经放弃了”。

同样在“收书蛙”上下单的消费者刘路和小燕,遇到了一个更头疼的问题。“亲自打包的包裹,书更少”。6月17日,刘路在《藏书蛙》上卖出8本旧书,估价29.03元,其中《公司理财》(第9版)估价15.63元,是最贵的一本。“我和小燕在平台上分别下单,然后一起发货。”刘露说,她的验证结果出来时,“藏书蛙”的客服说“包裹里少了一本书”,最后只付了13.4元,那几本书恰好是里面最贵的一本。

刘已经承认自己运气不好,但当小燕的核查结果出来后,她才意识到“自己可能被坑了”。告诉客服小燕,她的包裹里少了三本书,但是还有四本书没订。按照平台的规定,“书多不算钱,书少不给钱”,所以小燕其实多拿了9块钱,比预估价少了一半。刘璐看到客服发给舍友的书单,发现小燕多出来的四本书,竟然有三本是她自己订的,包括《公司理财》(第9版)。

“我和小燕先把我们的书整理好,然后亲自看着快递员打包。”刘璐觉得很奇怪。“而且既然我订的三本书都在小燕的包裹里找到了,为什么客服告诉我只有一本最贵的书不见了,另外两本书都给我钱了?”

值得注意的是,两人的快递是同时签收的,只是平台审批的时间相差了一周。“如果不是快递员当着我们的面打包,然后回快递点拆包弄乱了,那只能是他们平台收到书后弄混了。”刘路猜测。

另有多名消费者在社交平台上表示,在“集书蛙”上遇到类似情况。大家的评论几乎都提到了“收书蛙”的客服,比如“回复不及时”、“态度差”、“甩锅”、“不解决问题”。

带着众多消费者的投诉,北京商报今日记者第一时间在“集书蛙”上查询数小时,未得到任何回复。7点36分,北京商报今日记者再次拨打小程序上预留的客服电话,发现电话已关机。

最终,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到了藏书阁青蛙的负责人李永生。针对众多消费者的反馈,他承认确实存在上述情况,但反复强调“我们不会骗用户的钱”。

“主要原因是第一年经验不足。目前我们一共收到了4万到5万的订单。这里面肯定有不正常的顺序。忙的时候一天要处理几千单,有些人的单可能会错过。仓库里整理书籍的员工不多。”同时,李永生提到,“目前我是集书蛙唯一的客服,所以经常没有时间回复。另外有同学送盗版书和破损书,我生气的时候态度也不好。”

当今日北京商报记者继续追问“客服电话为什么关机”时,李永生回答,“我们不可能24小时在线,可能没电了吧。”

北京商报今日记者注意到,李永生在淘宝上经营着一家网店,专门出售从各地回收的二手书籍。记者对比价格发现,二手书在店铺的实际售价普遍比预估价高出2-10倍。比如《书蛙》上《材料力学》(第6版)的预估价是1.36元,而店里的售价是14元;055-79000(第3版)预估价1.06元,售价5.22元。

北京闻仲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赵虎认为,该平台“收货后未按约定付款”、“客服未及时解决问题”、“签收快递后未更新物流状态”等行为已涉嫌欺诈。“这是对消费者权益的严重侵犯。如果公司存在普遍的欺诈行为,想通过不正当手段获利,也可能涉嫌欺诈,可能承担刑事责任。”

天眼查App显示,2019年9月30日,“藏书蛙”背后的丽水海纳图书管理有限公司因出版24种非法出版物,被浙江省丽水市莲都区文化广电旅游体育局给予行政处罚,罚款5万元。根据《计量经济学》,非法出版物包括:未经批准出版、印刷或者复制的出版物,伪造、假冒出版社或者报社出版的出版物,非法进口的出版物。

赵虎进一步强调:“如果消费者遇到此类问题,可以先与商家协商。如果协商不成,但是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商家在说谎,可以去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另外,作为商家,要诚信经营,提高服务质量。如果真的遇到问题,要及时和消费者沟通。”